饭叉

虚拟男友

*成功人士圭X家里蹲宅海

*纪念我失去的手机以及上面还没养成完成的女儿,还有碎掉的MP5…

*游戏机请参考银魂~

  永井圭将游戏机打开,折成一个直角,便放到了米饭与筷子的面前。然后他退到了桌子的另一边,打开了电视机。

  [那个,圭,就算你这么做我也不能吃饭啊。]

  “闭嘴。”

  永井圭拿起饭碗,吃起饭来。

  这台游戏机是他出门倒垃圾时发现的,刚好公司在放月假,本着反正无聊就玩玩看的心情打开了。却发现是一款恋爱养成的游戏,对象还是男生。他一向对这类游戏不感兴趣,不过封面上一个很像他幼时抛弃的青梅竹马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好奇心一上来就停不住,但是一进入人物设定界面他就后悔了,在经过三个小时射击游戏选定人物七个小时策略游戏选定口头禅后,成人版的青梅竹马在游戏机里笑着向他招手,头发还是金色的。

  [我叫海斗,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圭的男友了~]

  永井圭往后一倒躺在床上,眼睛酸痛到不行。手中的游戏机也丢在一边,里面传来海斗略沙哑低沉的声音,不同于幼年软软细细的童音,就算是个童颜也掩饰不了拥有成年人强壮身材的事实。

  十个小时的游戏白打了…

[圭,圭?]

永井圭啪的合上了游戏机,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两天月假,第一天就这么溜走了,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海斗朝气勃勃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圭!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

  “我放月假…”永井圭从枕头底下翻出了不断振动地游戏机。“像你这种老式的机子不应该关闭后就断电吗?”

  [时代在进步嘛~]

  “话说你的设定是宅男吧,再用波浪线也不会有少女大叫好萌好萌然后把你抱回家的。”

  [但是圭不是把我带回家了吗?]

  “我不是少女…而且最初又不是冲着你把你带回家的,再吵就把你从窗户丢出去。”
永井圭打了一个哈欠,继续缩回被窝里打算睡回笼觉。但是突然没了动静的游戏机让他有点,不安?睡意早就不见了,他将游戏机从被子里拿出来,打开,里面的海斗有些惊讶于他的动作,但仍然小心翼翼的问。

  [我没有在吵闹。]

  那副因为不安而显得有些可怜巴巴的表情,成功打开了永井圭内心里的某个开关。

  “你的金发是染的吗?”小时候好像是黑色的。

  [唉?是的…不对这是设定。]

  永井圭在厨房弄着早餐,海斗被放在桌子上正对着他。

  “说说你的背景设定之类的。”

  [这个…]海斗开始迟疑起来。

  “父亲是个罪犯,然后被青梅竹马抛弃之类的?”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突然沉默下来,不算大的厨房里回响着锅铲翻炒的声音。永井圭用余光扫视着海斗的表情,表面上却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

  [大概就是这样的设定吧…]

  最后还是海斗先开了口,只是一副快哭了的样子。

  “设计你这个游戏的人一定很不招人喜欢吧。”那虐死人的选择程序,至少十个小时的射击和策略游戏…

  永井圭把鸡蛋盛好放在盘子里,端了出去,当然也没忘记桌子上的海斗。

  “不过对话做得很真实,就像在和真人对话一样。”

  永井圭假装没看见海斗的僵硬,自言自语道。

  “永井,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公司里的女性都不再浓妆艳抹穿低胸衣了。”

  中野攻嘴巴里塞了一大口面包,含糊不清的说着。

  “吃完了再说话。”

  永井圭皱了皱眉,他最初把海斗带到公司里来是为了让那些天天绕着他打转的女性死心的,虽然现在成果显然。但是,他看向正在和一个女性交谈的海斗,那个女性被逗的不时发笑的声音听起来意外地十分碍耳。

  “中野攻。”永井圭把手上的文件合上。

  “嗯?”

  “文件都批好了,下午帮我请个假。”

  “噢好,等我吃完…不对,你要请假?!”你这个进入公司几年以来从未请过病假缺交过文件迟过到提前离开过公司甚至节假日都时常会接下全部加班工作的人会请假?!

  中野攻嘴里的东西全喷了出来,当然他没敢喷到永井圭身上。

  “知道了就快去做,还想不想要那个项目了。”

  “是是是,我马上去做。”

  中野攻拿着文件迅速跑开了。永井圭走过去将海斗放进口袋,留给那位女性一个歉意的笑便离开了。出了公司,在十字路口站定等着绿灯,他顺手从口袋里拿出了游戏机打开,却发现里面的海斗一脸低落样。

  [圭…好厉害…]这是海斗在感叹永井圭在公司的威望。

  然而脑补到奇怪东西的永井圭脸黑的更厉害了。看得屏幕里的海斗吓得不行,就蹲了下去。

  然而。

  游戏机是半身的设定。

  蹲下去就没有人了。

  只有背景板。

  一片黑。

  非常像是断电黑屏一样的反应刺激到了永井圭,一种他认为十分荒唐的类似于恐惧和不安情绪的杂合体蔓延开来,体内的负面情绪像撕开一个口子一样凶猛的咆哮着涌出。他的手指狠狠的摁着开机键,力气大到要把它摁坏一样。
  当然,游戏机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有什么东西被咔的一声摁碎了。

  屏幕仍然是一片黑,永井不确定的喊着。

  “海斗?”

  没有回应。

  永井圭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一个蝉声不断的夏天,他删掉了海斗的电话号码,然后就早早的进入了秋天的补习班。永井圭甚至能想象出海斗放下电话后,在一片鸟鸣虫叫的绿色森林里,手里死死地抓着捕虫网,眼泪悄无声息落下的样子。

  现在他站在嘈杂的人群里,看着绿灯熄灭又亮起,大卡车从他面前飞驰而过,路边的行人议论着有个像傻子一样的人拿着上了年代的游戏机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些都不重要,永井圭紧盯着屏幕,就像在初冬的湖面上滑冰,一不注意就落入了冰窟窿,被冰冷的绝望渐渐淹没窒息。

  [圭?]海斗有些后悔的声音响起,显然他也听到了那些言论。[抱歉,开机键好像坏了。]

  后悔什么?己经不可能再后悔了。

  永井圭看着毫无自觉心地勉强扯出笑容的海斗,瞳孔越发的深沉。

  [圭,就算你这么做我也不能吃饭啊。]

  永井圭不为所动。

  [能不能把饭碗移开,挡住了…]

  他继续扒着碗里的饭。

  没办法,海斗在游戏机里尝试着往上跳,到了最上边才能勉强看到饭碗后面的景色。但是他奋力跳起来后只看到永井圭一脸冷漠的盯着这边,于是他的又想缩起来了。

  “不准蹲下。”

  [诶?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海斗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高高坐着的永井圭可以清楚的看到饭碗后面海斗脸上的表情,但是对海斗来说就算他跳的再高也只能看到桌对面的端着饭碗的永井圭。

  真是一个不错的位置,永井圭在内心悄悄弯起嘴角。

  但这种奇异的温馨却被一种急促的门铃声所打破了,永井圭有些不悦的去开门,发现门口站着的是更不悦的母亲。

  母亲没有换鞋,径直走向饭桌。

  “听说你最近在玩恋爱游戏,对象还是个男人。”

  说着看向终于脱离饭碗的海斗,不过只有一片黑,他躺下了。

  清楚看见海斗动作的永井圭眼角发抽。

  “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这些东西玩玩可以,不要太上心了。”

  永井圭沉默了一阵,最后只是回答。

  “母亲您说得是。”

  母亲满意的拿着游戏机走了,在出门后便丢在了垃圾堆旁。又像觉得不够狠,就又用高根鞋的鞋根踩上了玻璃的屏幕。轻脆的碎裂声在安静的小巷响起,又迅速消散了。

  永井圭站在窗户后面,目睹了一切的经过。等母亲走后,他关掉了公寓内所有的灯,又站了回去,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海斗坐在电脑桌前,看着一片雪花的屏幕,心脏仿佛被刺了一刀又拔出来一样空落落的发疼。偏偏一点恨意也生不起来,必竟最初闯进永井圭生活的是他。

  他摘下了耳机,穿上衬衫便出门了。虽然永井圭对那个游戏机不屑一顾,但是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回忆。

  当初海斗在大学毕业后就四处打听永井圭的去处,但是因为本来就不在一个地方的大学,也没有在那个大学认识的人之类的,所以最后也没有找到圭所在的公司。选了程序员专业的他随便找了一家公司上了班,不过因此结识了和永井圭一样出自IBM大学的琴吹,也正是对方告诉他永井圭进入公司的名字。

  海斗迅速辞了现有工作,在永井圭他家附近租了房子。每天除了蹲点偷看永井圭上下班,就是在家兼职做游戏。某天突发奇想做了这样一个游戏机,里面除了常有的虚拟男友以外,他还放进去了自己的角色。只要选到海斗,对话人物都会是实时转播的。结果因为太羞耻了就把选择程序做的复杂了一点,本来只是打算通过针孔摄像头更方便的偷看圭的。

  谁能想到永井圭直接就选了他啊!

  海斗心里其实还是有一些开心的,只是现在全部转化成了苦涩。

  他站在垃圾堆旁,有些小心的拾起凹陷的游戏机和地面上的玻璃碎片。不敢发出太大地声音,怕惊动了背后屋子里的人。

  然而。

  公寓的房间猛的亮了起来,地面上突然出现的灯光吓了海斗一跳。他回过头,看见永井圭就站在门口。

  “那个…晚上好?”

  海斗此时羞耻度已经突破了天际。

  “进来吃饭。”

  “唉?”

  “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吗。”

PS:感觉我写的海斗都有些变态倾向呢~反而是圭看起比较正常啊W~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