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叉

黄粱一梦①(圭海)

*OOC肯定有,因为没怎么看漫画。
*伪重生✪ω✪为了写温馨的日常我已经豁出去了。
*常识滚出系列,括号里的纯属娱乐。
*为只活在OP里的海默哀一分钟✪ω✪

   明天就要与佐藤直面交战了,也许很多人或许会在今晚无法入眠,奈何这里聚集的都不属于大多数那一类,或者说,不是人类。
   不说虽然躺在地上但是睡相十分优雅的下村。永井圭坐在墙角,有些烦躁的推开睡着后就滚来滚去结果撞过来的中野攻。他一般很讨厌与别人睡在一起,但是这里没有床,你也不能要求一个公司有睡袋这种东西,就像不能要求佐藤穿着水手服站在维护人类派高唱日本国歌一样。
   不对,按照户崎先生的调查那个游戏狂说不定会去做。想象着佐藤穿水手服的样子,永井圭莫名惊出一身冷汗。
   以前那种努力成为有用的人的生活已经不复存在,就连他一直讨厌的早上闹铃声也听不到了。永井圭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品牌款式甚至连手机壳和当初他从海斗那里拿走的一样,虽然一样,但再也不是以前那款。他不是个怀旧的人,但是对于现在来说过去的确是十分美好的。
   摁下待机键,微弱的光亮一下充满了整个房间。永井圭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闹钟,设了一个以前的起床时间,想像着明天中野攻被吵醒后大吵大闹的样子,他决定好好睡一会。被发现成亚人后没啥好处,除了不会死就是可以天天睡懒觉这一点可以点赞。
   意识逐渐沉入混沌。
   干脆不管人类了和海去九州吧。

   意外听到了熟悉的闹钟蹦哒的声音,永井圭从浅眠中惊醒。
   阳光透过窗帘被拉开的窗户,照在雪白的被子上刺的人眼睛发痛。回到自己熟悉的卧室,门外还有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永井圭一时没反应过来,坐在被子里发愣。当然他也没忘记一拳打飞令人烦躁的闹钟,这让他手痛了许久。
   房门被一下打开,已经梳妆打扮好的女人皱着眉头站在门口。
   “你在耽搁什么,今天早读的时间快过去了。”
   这种责备的眼神永井圭已经很久没看到了,除了海斗的事情他就没有再让他的母亲失望过。不过在他被发现是亚人后,就没看过他母亲的表情了,没看过自然就不算。
   “啊,马上。”
   洗漱完毕后永井圭坐在餐桌上,往面包上刷了一层果酱,伴着牛奶喝了起来。他们家的餐桌从来都是冷冷清清的,偶尔几句也是不回来之类的事,吃完饭后就会各奔东西。
   “今天有数学测验,”他的母亲敲了敲桌子。“虽然感觉你今天状态不太好,但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永井圭有些僵住了,不仅是因为熟(xiang)悉(yao)的(fan)对(bai)话(yan),更为重要的是被发现是亚人后的逃亡让他基本上忘记了以前学的公式定理,现在让他去考试的话说不定格都及不了。说不定知道成绩后恍惚的回家,然后被大货车撞,最后又是作为亚人后被全国通缉。
   没有人能够习惯死亡与疼痛,他也不例外。
   干脆去找海斗然后去九州吧!
   不想再重蹈覆辙的永井圭愉快的做下了决定,他回忆着自己的存款数额,放下了手中喝光了牛奶的杯子,笑着对母亲说;
   “不会。”
   至于海斗是否会跟他一起走,这不是一个很容易得到答案的问题吗?

   
    海斗一定会跟他走的,永井圭这么确信着。
    但是。
    不在家。
    等母亲出门后再回家准备好行装,无论是金钱还是双人份的日常用品都备足放在了旅行袋里。为了证明自己是亚人连小刀都带上了。
    但是他家里没有人。
    没人开门。
    也对,今天是工作日,海斗现在应该在学校上课。
    “啊啊,感觉自己好蠢。”
    永井圭坐在这座公寓附近的公园的秋千上,旅行袋丢在一边,默默发泄着无处可去的郁闷。
    夏日的阳光如同在水里溺死一样讨厌,永井圭脱下外套,丢在了地上。
    海斗家所在的公寓比较偏远,坐车到位于市中心附近的学校来说至少也要30分钟,所以才有了当初带他逃亡电动车。不过以前永井圭就见过那辆车了,小时候海斗的爸爸经常骑着这辆车子送他们去不远处的山峰的神庙里玩,等太阳落下山了再来接。
    然后在这条街尽头的拐角处那家有和蔼笑容的老奶奶经营的店铺买几根汽水冰棒,便笑着送他们回家。
    虽然永井圭当时不能接受那个有着温暖笑容的男人曾经是一个罪犯,但他还是听母亲的话把海斗的电话号码删了,不过没关系,他记着呢。
    然后妹妹不知道为什么就和他疏远了,到现在还在一直叫他人渣。要说起来他可是救过医生扶过老奶奶到昨天为止还在为全人类战斗呢!
    莫名奇妙的回忆起过去的事情,永井圭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妈妈,为什么那个大哥哥不回家还在傻笑。”
    “别理他,那人傻了。”
    路边一对母女的话狠狠的戳伤了永井圭的心,他决定现在就去学校找海斗,顺便买两根冰棒。

   海斗现在并没有在学校上课,他在平时永井圭上学的路上蹲着。一般情况下他都会早早的蹲在这里吃早餐,直到永井圭从家里出来,和一堆朋友走远后才离开,反正他迟到多了老师也不在意。虽然永井圭一般都不会正眼看他,但是每天能够看到对方让他感觉十分满足。
   丝毫不觉得这种行为已经可以划到跟踪狂一类的海斗今天也在这里进行日常蹲点。
   但是今天是不同的,不是指今天太阳特别大这件事,而是指永井圭今天并没有出现这件事。哪怕第一节课已经开始了也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
   永井圭从来不会迟到,不出现只能说明他没有往这条路走。海斗鼻尖一阵酸涩,将脸埋在双腿之间掩饰着已经湿润的眼眶。
   终于,终于厌倦我了吗……
   对了。
   今天的太阳真是特别大。
   海斗觉得自己应该是被晒晕了,因为眼泪而有些模糊的视野里竟然出现了永井圭正从有些远的地方向他走过来,手里拿着旅行袋和一根冰棒,嘴里还叼着一根。不过就算是幻觉他也认了。
   “圭?”
   海斗抬头出声后看到已经到马路对面的圭仿佛皱了皱眉头,就加快了脚步走过来。
   “是谁让你……”
   永井圭的声音却在那一刻断掉了,巨大的货车鸣着喇叭撞了上来。海斗看见那个他每天看着的人被一瞬间卷进车底,被黑色的轮胎狠狠的碾压过去,因为受到挤压而飞溅起的血液洒了他一身——
   太阳很大,但海斗感受不到一点热度。

PS;这就是宿命的相撞啊~
   
   

  

评论

热度(19)